左手在后背上一扯随后一道耀眼的寒芒便划破了

  苏锐没有任何的犹豫,刺穿他的胳膊之后,尚未拔出军刺,重重的一膝盖,直接顶在了对方的胸骨处!
 
    咔嚓咔嚓咔嚓!
 
    一片让人牙酸的咔嚓声响起,这位大师兄的胸骨碎了一大片,身体已经被顶的倒着远远飞出!
 
    而他的身体所飞行的方向,正是蒋毅刚的所在位置!
 
    如果蒋毅刚不闪不避的话,一定会被砸成重伤!
 
    张天机一声怒哼,跨步上前,单手接住了自己的徒弟!
 
    天知道苏锐在这个大师兄的身上用了多少暗劲儿,张天机在触碰到徒弟身体的时候,只感觉到一股大力骤然袭来,心道不妙,连忙伸出另外的左手帮忙接住!
 
    可是,饶是如此,他也被这股大力带的一个踉跄!
 
    苏锐见到这个情景,不禁有些意外,他本来已经准备把这大师兄的身体当成炮弹,重创一下蒋毅刚,却没想到这狗屁天机先生竟然能够接得下来!
 
    殊不知,苏锐心中吃惊,张天机的心里更加震惊!
 
    他出道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让自己如此狼狈的人!
 
    更何况,对方还如此年轻,甚至年轻的有些过分!天机先生的心中不禁骇然无比!
 
    他看了看手中的大徒弟,已经是大口吐血,如果不在床上躺个半年时间,根本别想走的了路!
 
    费尽心思栽培的门派精英就这么被废掉,张天机的双眼已经开始喷火!
 
    “四人结阵!”他吼道。
 
    即便不用他说,剩下的四个徒弟已经联起手来,由于苏锐的前冲,导致他们四道剑光劈在了空处,此时剑光再起,从四个不同的角度杀向苏锐!
 
    不愧是天机门琢磨多年的杀人剑阵,就这么一下,已经让苏锐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!
 
    颈部,脚腕,腰部,腿部,全部都被剑光笼罩在内!
 
    看这架势,似乎苏锐在下一秒就会被劈成好几半!
 
    “好!杀了他!砍死他!”蒋毅刚歇斯底里的大吼道!
 
    在死亡的压力逼迫之下,他已经完全失态,状若疯魔了!
 
    “我说过,谁挡,谁死!”
 
    苏锐一声低吼,左手在后背上一扯,随后一道耀眼的寒芒便划破了夜空,刺痛了众人的眼睛!
 
    铿!
 
   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,震彻着众人的耳膜!
 
    一截大约一尺来长的断剑已经高高飞起,然后直直插在了蒋毅刚身前的地面上!
 
    而此时,天机门二师兄正呆呆的望着手中的半截长剑,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自己这把精钢所铸的宝剑竟然被这么轻易的斩断了!
 
    不光是他,就连张天机也愣住了!这是什么武器,锋利程度竟然恐怖如斯!
 
    与此同时,一起愣住的还有蒋天苍!
 
    满头白发的老人似乎有些眼花!在他的眼中,苏锐手中的那一抹炽烈寒芒却是如此熟悉!
 
    斩断了一把剑,整个剑阵也就有了个大缺口!
 
    苏锐的身体扭动了一下,从山本极战身上学来的极致轻身步法陡然发动,瞬间便从剑阵的缺口之中脱身而出!
 
    随后他手中的寒光再次闪过,天机观二师兄的一条胳膊已经齐肩而断!高高的飞上了天空!洒下一片血雨!
 
    再废一人!
 
    蒋天苍终于看清了苏锐手中的武器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这是……我的刀!”
 
    他身边的警卫员也低呼道:“的确是首长的刀!”
 
    这把刀重二十斤,陪着蒋天苍一起经历了漫长的战争年代,曾经有一次阵地战,在子弹打光了的情况下,蒋天苍用这把刀一口气砍死了十九个敌人!
 
    这把刀一直放在他的书房中,可是现在,却出现在了苏锐的手里!
 
    很显然,在苏锐把蒋老爷子的房间炸毁之前,却将这把刀拿了出来!
 
 
    这还是在苏锐不想杀人的情况下,否则这一枪打穿的就不是对方的右胸,而是心脏了!
 
    五人已去其三!
 
    一枪打出之后,苏锐没有任何的犹豫,枪口旋即指向剩下的两人!
 
    “要么继续动手,要么就给我滚开。”苏锐冷冷说道!
 
    “还不动手!”张天机一声大吼!
 
    那两名弟子见状,对视一眼,眼中各掠过一抹狠色!
 
    可是,就在他们刚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,苏锐手中的枪已经响了!
 
    又是连续五声枪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