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胳膊但仍旧在短时间内做好了最迅速的防守

五年前的那个血色夜晚,他仍旧历历在目!
 
    在过往的那些夜晚,他不知道有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,然后发现自己浑身湿透!
 
    而在蒋毅刚的身前,则是站着一名身穿长衫的男人,他的头发花白,柔顺的披散在肩膀上,整个人显得很瘦削。
 
    他的眼睛如鹰眸,释放出缕缕精光。
 
    “蒋少,放心,有我等在,定然会护你周全。”这个男人,便是蒋青鸢口中的天机先生!
 
    事实上,他从今天晚饭之后,就已经被蒋毅刚给请到了后院!
 
    “不,天机先生,我不仅需要你们护我周全,更希望看到苏锐能够被你们斩于刀下!”蒋毅刚说着,眼神之中露出一丝阴狠之色:
 
    “因为,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!”
 
    天机先生露出一丝冷笑:“放心,我这就和蒋少你一起出去,咱们一起看看苏锐是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。”
 
    “有天机先生此言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 
    蒋毅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紧张的心情被平复了不少。
 
    而此时,在后院与前院的交界处,苏锐的脚步已经暂时没法继续朝前走去!
 
    因为在他一声高喝之后,眼前便出现了五个身影!
 
    这五个人全部手持长剑,身穿道袍,将苏锐团团围在了中间!
 
    “哪里来的神棍?给我让开!”
 
    苏锐冷冷一喝,踏前了一步!
 
    “我们天机五子奉师尊之命,在此等候阁下已经多时了!”
 
    “天机五子?真是狗屁!拿着几把破铜烂铁就想拦住我,难道你们不知道,这是个热武器的时代?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反手在腰间一抹,一把银色的沙漠-之鹰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!
 
    几乎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沙漠-之鹰便已经喷吐出了火舌!
 
    砰!砰!砰!砰!砰!
 
    苏锐没有丝毫节省子弹的意思,连续开了五枪!
 
    这五发子弹,全部打在了刚才说话者的持剑右臂上!
 
    每发子弹的弹着点相距非常均匀,直接把这右臂打成了六节棍!
 
    指哪打哪,如臂使指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587章 最有价值的东西!
 
    天机先生原名张天机,是华夏南方一个比较有名的道士,找了个山头自立山门,名为天机观,这些年间倒也是香火不断。
 
    天机先生的名声虽然没有翠松山的张不凡响亮,但是后者乃是成名已久的一方名士,如果不是早些年欠了蒋家一个人情的话,五年前的血色之夜也不会出手相助。
 
    张不凡是很难再请得动了,但是天机先生却不一样,他可是个“有求必应”的人,只要价钱合适,没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做的!
 
    天机五子,号称天机先生手底下最精锐的五名弟子,他们不仅剑法超群,在合力组成剑阵的造诣上更是远胜同辈,一旦让他们全力施展开来,实力足够让世人震惊。
 
    当然,这是五个人的合力水平,如果单单论起个人的战力,他们也同样很强!
 
    可是这些一贯自诩仙风道骨的道士们却没想到,苏锐竟然二话不说,直接动枪!
 
    而蒋毅刚在刚刚来到他的房间门口,就见到了苏锐如此张狂的一幕!
 
    “快给我拿枪打死他!”蒋毅刚拍着轮椅扶手,忍不住怒吼道!
 
    张天机的双眼忍不住冒出怒火,他分明看到,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竟然被苏锐五发子弹打断了胳膊!
 
    就算能够取出子弹修复骨头,但还可能恢复巅峰水准吗?
 
    完全不可能!
 
    而此时,蒋天苍蒋青鸢他们距离苏锐已经不足十米,同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!却无能为力!
 
    那上百个保镖已经集体拿出枪来,但是却发现根本没法开枪!因为苏锐的身影已经和这些人绞缠在了一起!
 
    张天机差点没按捺住心中的怒意,他踏前一步,高声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给我上,杀了他!”
 
    五人的合力剑阵是演练多年的,而这个大师兄,就是最关键的阵眼所在!如果他受伤失去战斗力,那么这个剑阵的威力将缩水百分之五十!
 
    天机五子现在只剩下了四个半,他们听了师父的话,终于反应了过来,四把长剑顿时挥舞起来,朝着苏锐当头罩下!
 
    可是,苏锐的身形却抢先一步,跨出了他们的包围圈!
 
    苏锐的目标,就是这站在正前方的天机门大师兄!
 
    这大师兄之前被苏锐打废了胳膊,正疼的不知所措,却只见到目标人物宛若炮弹一般,直直的撞向他的怀中!
 
    不愧是天机先生最得意的门生,这么多年的修武可不是白费的,他尽管被毁掉了一条胳膊,但仍旧在短时间内做好了最迅速的防守动作!
 
    此人单手竖掌,不退反进,一声怒吼,迎向了苏锐!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苏锐的四棱军刺已经沿着对方的小臂刺进了三分之二,军刺的顶端已经从肘部穿出!
 
    这相当于在这大师兄的手臂上开了一个长近三十公分的透明窟窿!所有关节和骨头被一并破坏!
 
    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神兵利器,岂是他这种肉-体凡胎所能抵挡的?
 
    这种剧痛让此人的额头上瞬间布满汗水,脑子已经快要炸开了!
 
    此时此刻,他只想把自己的左手砍下来!
 
    左臂被贯穿,右胳膊被打成了五节棍,双臂尽废,这位天机门的大师兄已经是毫无再战之力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