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眉立目臭小子你胡说什么什么最后一面

 如果里面有人的话,铁定是活不成了!
 
    “苏锐,你好狠,你好狠!你为什么要这样?为什么?”蒋青鸢几乎在刹那间崩溃了,她蹲在地上,呆呆的望着那片火光,眼中的泪水已经涌了出来!
 
    众多保镖愣了一愣之后,便发疯的朝那间小楼狂涌而去!
 
    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去保护蒋毅刚!把前院和后院之间的防守屏障全部放弃!
 
    毕竟,在这个家族里,蒋天苍可是要比蒋毅刚重要的多!
 
    蒋老爷子要是没了,那么蒋家的天也就要塌了!
 
    这一片占地颇广的大宅院,从此也就没有了继续存在的理由!
 
    到处都是影影绰绰的身影,四处起火点火光冲天,如今的蒋家大宅已经乱成了一团!
 
    苏锐只是简单的布置了几个引爆点,就把蒋家大宅里的所有人都变成了无头苍蝇!
 
    这还是他不想滥杀无辜的结果,如果真的无所顾忌的大开杀戒,那么蒋家大院里的人至少得当场死掉八成!
 
    剩下的两成即便不死也要重伤!
 
    这就是超级战兵还未展现出来的真正实力!
 
    “爸!”蒋青鸢一声哭喊,踉跄着朝那起火的房间跑去!
 
    她才刚刚走到一半,便遇到了蒋天苍和他的警卫员!
 
    “爸,您没事?您真的没事?”蒋青鸢抱着眼前的老人,揉了揉眼睛,当她确认父亲还活着的时候,几乎都要喜极而泣了!
 
    “我当然没事,苏锐不敢杀我。”蒋天苍的表情十分严峻:“但是现在看来,毅刚就危险了!”
 
    “调虎离山!”
 
    蒋青鸢懊恼的跺了跺脚!
 
    可是已经晚了,所有的人都已经被这爆炸吸引了过来!
 
    甚至有许多保镖开始不顾危险的冲进火焰和废墟之中!
 
    后院和前院之间已经再也没有了阻挡!
 
    “青鸢,你的脖子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蒋天苍终于注意到了蒋青鸢脖子上的伤口——这是一道长长的血痕,所流出的鲜血已经布满了蒋青鸢的半个脖颈!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触目惊心!
 
    竟然敢伤害他的宝贝女儿,老爷子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!
 
    “苏锐干的?”蒋天苍咬牙切齿!老脸之上已经布满了怒意!
 
    “爸,先别管那么多了!”
 
    蒋青鸢的目光已经穿越了数十米的距离,她隐隐约约的看到,一个身影正大步流星的朝后院走去!
 
    而此时,整个蒋家大院乱成了一团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!
 
    “苏锐在那儿!”
 
    蒋青鸢伸手一指!
 
    蒋天苍一声怒喝:“所有人都去拦住他!”
 
    而蒋青鸢的目光之中闪过一道狠色,补充道:“拦不住他,那就杀了他吧!”
 
    一切都是为了蒋家,她蒋青鸢为了这个终极目标,可以牺牲掉任何人!
 
    苏锐却根本没有在意这些,他一脚踹开后院的门,立在台阶上,高声喊道:“蒋毅刚,出来受死!”
 
    他这可不是刺杀,而是光明正大的杀!
 
    他的这一声吼,盖过了所有的喧嚣声,甚至让整个混乱的蒋家大院都安静了几秒钟!
 
    出来受死!
 
    这声音回荡在夜空之下,久久不散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当苏法华听到了第四声爆炸的时候,他似乎已经意识到,这蒋家大院今天晚上真的要被夷成平地了!
 
    “疯子,这个疯子!他压根就没打算等着我一起行动!”
 
    几辆跑车的公共频道里,一直回荡着苏法华的吼声!
 
    与此同时,在首都的几条主干道内,分别有着车辆在左冲右突的狂奔!
 
    这些车子有黑色的公车,有私家豪车,有警车,甚至也有军车!
 
    而他们的目的地,全部都是一个位置!
 
    那就是到处都冒着隆隆火光的蒋家大院!
 
    “大哥真是太不够意思了,这种事情也不叫上我。”
 
    秦冉龙有些郁闷的坐在一辆军车的副驾上,不停的催促道:“小李子,你得再快一点,现在时间可就是生命啊。”
 
    秦之章和秦碧凯、秦方华坐在后排,前者点了点头,皱着眉头说道:“冉龙说的没错,小李,你再快一些。”
 
    这年轻的警卫员都快被催哭了,他已经连闯了十三个红灯,如果他自己一个人坐在车里,开快一点倒是没什么关系,可是此时这辆车的后排还有三位上-将啊,这都是军区司令员级别的人物!要是自己车速太快,一个不小心让他们受了伤,这责任谁来承担?
 
   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担心,秦冉龙说道:“小李子,你只管开快点,三位老爷子才不怕受伤,相比之下,如果你在路上耽搁了时间,那才会更让他们抓狂,老爷子的脾气你知道的,他要是一个不高兴,估计就把你给踢出去了。”
 
    小李子闻言,更加无奈,只能狠命的踩着油门,一时间险象环生!
 
    “你的车技还有待提高啊。”秦冉龙摇了摇头,把安全带系上,掏出手机,给秦悦然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此时的秦悦然还身在宁海,电话接通,只听到秦冉龙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:“姐,我姐夫现在可是把蒋家大院给炸的七零八落了,你赶快来见他最后一面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,秦冉龙便挂断了电话。
 
    秦之章闻言,横眉立目:“臭小子,你胡说什么!什么最后一面?”
 
    秦冉龙
    同样的事情,五年之后再来一次轮回,还可能是同样的结果吗?
 
    这些年来,五大世家早就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,因为苏锐曾经毁掉了他们家族的希望,如果再发生同样的情况,这五大家族的能量就会被充分的发挥出来!
 
    秦冉龙收起凝重之色,又恢复了他那纨绔大少的模样:“看来,我有必要再给嫂子打个电话,要是嫂子和我姐碰到一起,那可就有好戏看了。”
 
    真不知道秦冉龙这兄弟的脑子是怎么长的,都到了这种火烧眉毛的关头,他还不忘在苏锐的后宫、不,后院里放一把火!
 
    “嫂子?”秦之章的眉毛几乎都要竖了起来:“臭小子,你在这种节骨眼上胡闹什么?”
 
    “老爷子,年轻人的事情你不懂,说不准这次我姐夫就要为国捐躯了,我得让嫂子来见他最后一面啊。”
 
    秦冉龙这又是“嫂子”又是“姐夫”的,把后排的三位老人说的是一头雾水!
 
    而这三位老人看不到的角度,秦冉龙的双眼之中已经流露出一丝坚定,他攥了攥拳头,心中暗暗说道:“大哥,即便老爷子救不下你,我也要带着兄弟们,和蒋家鱼死网破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当听到那一声滚滚散散的“出来受死”之时,坐在轮椅之上的蒋毅刚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!
 
    他把最信任的手下人派出去,不仅没有在高速公路上拦的住苏锐,更是被其干净利落的反杀,而重金聘请的黑暗佣兵团,竟然也铩羽而归,根本挡不住苏锐的脚步!
 
    当第一声爆炸响起的时候,他就已经意识到,黑蛇把自己给骗了!
 
    “天机先生,如果您能够拦住他,那么事成之后,我必有重谢。”蒋毅刚努力保持着镇定,但是眼睛深处却有着一抹深深的忌惮!